妖怪煉成陣
Advertisement

2006.09.15[]


2006.09.14[]

  • 讀完天葬難以為繼後,陡地想起小時候,因為《瀛寰搜奇》這本書,我讀到很多奇風異俗,對於距離我們很遙遠的西藏進行的儀式,覺得又可怕又不可思議;當時,還對上頭的照片感到一陣恐慌──這麼殘忍,連親人死了還要他「身首異處」,難道不會心疼嗎?事隔多年,讀到這則新聞,反而覺得這是他們的風俗,若是真的就這樣無法進行天葬,不知當地人會不會擔憂起去世的家人能否升天呢?看到禿鷹銳減,這會兒,我反而希望牠們重視日漸消失的禿鷹,重視保育,如此也可以讓他們的傳統繼續傳承。P.S.沒想到有一天,動物保育竟和文化會有息息相關的時候啊。
  • 目前正開心地在書海浮沉中。--冰霧之淚 02:45 2006年九月14日 (UTC)


2006.09.12[]

  • 看完《夜宴》,感受到唐朝盛世的輝煌與華麗。


2006.09.07[]

  • 漿糊的日子持續,再放空一段時間好了。→不知死活的傢伙。


2006.09.06[]

  • 最近腦袋空空,無法思考,裝漿糊中。


2006.09.05[]

  • 關於姑獲鳥的傳說,總覺得像另類版的牛郎織女。一個是把人家羽衣藏起來、一個是把人家的衣服偷走,都一樣害人家回不了家,兩個男人都好壞!和之前所知日本的姑獲鳥的形象有所落差,真奇妙。

2006.09.02[]

  • 偽文青聚會大成功!((賀)))


2006.09.01[]


2006.08.31[]


2006.08.26[]

  • 快報:腦殘老鄉民瞪人神功練到第九式,大家各找掩護、呈混亂隊型散開!
  • 這年頭腦殘的天兵天將越來越多了,一早就遇到一個,下午又遇到,晚上還有;這世界變了啊!((嘆))--冰霧之淚 13:47 2006年八月26日 (UTC)


2006.08.24[]

  • 下過雨後的早晨,我聞到初秋的味道。--冰霧之淚 00:37 2006年八月24日 (UTC)
Advertisement